用户登录
用户:
密码:
  注册 忘记密码?
警钟长鸣
新加坡社论:印尼无视烟霾问题令人反感
作者:联合早报 时间:2013-6-19 8:37:14 来源:联合早报 点击数:294

    社论

    2013年6月19日

    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烟霾污染,今年再度恶化。前天晚上,我国的空气污染指数一度飙高到155点,远超出100点的不健康水平,是16年来最糟糕的。1997年,烟霾污染曾达到226的高点,2006年则曾达到150点。前几天,卫星监测到的苏门答腊火点一度多达138个,漫天烟霾随西南季候风而至,使新马两地深受其害。

    根据专家的分析,今年空气污染之所以如此严重,主要是气候干旱无雨,火点增多以及季候风的到来。每年五六月干旱季节,传统上是印尼农民的烧芭季节,干旱的天气偶尔也会导致林火,由此产生烟霾,但由于火点不多,规模不大,对邻国也不致造成太大的影响。

    但从1990年代后期以来,情况却日渐恶化。最主要的原因,是对森林和泥炭地丛林及油棕园的砍伐和焚烧。这不是普通的农耕行为,而是涉及大规模作业的伐木活动,以及大面积种植园丘,尤其是油棕园的开垦与翻种,是大企业的行为。无论是森林伐木还是园丘垦殖,都和当地既得利益集团有非常密切的关系,这也是问题延宕多年却始终无法有效解决的症结所在。

    印尼烟霾污染除了它本身受害之外,其邻近国家如我国、马来西亚和文莱往往也遭池鱼之殃。邻国的关切,最终被提到亚细安的日程上,经过多次会谈后,亚细安成员国在2002年6月签署了一项共同防治跨国界烟霾污染的协议,但是,十年过去了,印尼迟至今天还没有正式签准这一协议。这清楚地凸显问题无法获得有效处理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 这回,由于污染情况明显恶化,我国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也在前晚发表声明说:“我们对昨天苏门答腊出现的113个林火火点导致新加坡遭受如此严重烟霾表示关切,我们正跟印尼当局保持联络,表达我们的关注,并再度提出愿意提供协助。”他之后在面簿上载了一张显示林火活跃情况的地图,并留言说:“印尼长久以来,商业利益都凌驾于环境利益之上。”这可谓一语道破。印尼政府应该认真考虑维文的建议,把违法的公司名字公诸于世,向它们施加商业压力。

    在烟霾弥漫的苏门答腊,首当其冲的是当地居民,有些地方能见度只及百米,不少人已在埋怨,政府根本无动于衷,无视他们的健康问题。一些机场的航班起降受到延误。在邻国马来西亚的马六甲,污染指数一度高达161点。马国首相纳吉特地在面簿上劝请国人注意健康,因为,未来几天空气污染情况还将恶化。

    在我国,好些户外活动,包括军事训练都受到烟霾问题的影响,民众的日常作息,尤其是患有哮喘病者,更是深受其害。然而,据法新社报道,印尼林业部表示救火员已经被派去扑灭林火,但是只有当地官员提出要求时才能启动喷射机洒水,法新社也引述其中一名官员的话说,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应负起一定责任,因为两国也在当地投资棕油业。他还说,砍伐与焚烧是最便宜的开垦法,不仅当地农民这么做,包括来自新马两国的棕油公司的雇员也这么做,希望两国政府告诉他们的投资者,要采取适当的垦殖法。

    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讲法,如此不正视和积极处理问题的态度,委实令人遗憾,也有损印尼作为亚细安最大成员国的脸面。印尼有本身的国法,对任何犯法的外来公司都有权严厉执法对付,尤其是当它们的违法行为已经严重到危害各个邻近的国家。印尼不执法则已,还反怪罪于人,可谓荒谬至极。

    印尼烟霾之害还将持续多久不得而知,受害各国的政府长时间努力,尽管争取到纸面的协议,却仍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或许有万分的无奈,却不能因此放弃继续向印尼施压。昨天,总理李显龙和外交部长尚穆根也相继发表看法,显示我国领导人对此事的深切关注。此时此刻,那些平素对环境问题表示关注的环保组织,或许也应在这个课题上展示一下它们的高姿态。

【收藏此文】 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】
地址:江西省人民政府森林防火总指挥部办公室  电话: 0791-83099119
版权所有 ©江西省防火办 Email:jx12119@163.com 赣ICP备06008762号